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科研  專家視點

2628彩票

日期:2019/11/26|點擊:10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社會治理共同體這一概念的提出是以人民爲中心的深度體現,也是我國在經濟社會日益開放、社會成員自主性日益萌生背景下構建社會秩序系統的重要戰略選擇。這表明未來我國的社會治理制度建設將更注重多元參與和人盡其責的共同體思維,從而實現治理模式的深度轉變和系統優化,如:鼓勵公衆從傳統治理邏輯下的被動響應者轉變爲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新格局下的積極行動者;推動城鄉社區從行政治理末梢轉變爲居民基于現代社會公共性而守望相助的社會生活共同體;實現治理體系的運行方式從政府大包大攬向政府治理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轉變。

在操作層面,社會治理共同體的建設面臨著三個依次遞進的難題:一是如何推動個體走出私人生活空間,關注治理領域的公共問題,從而基于公共福祉而積極行動;二是如何推動公衆在公共問題治理中形成積極、有序的良性互動,從而超越狹隘的私人利益,追求共同體的總體價值與目標;三是如何推動公衆普遍參與的社會調節機制與政府治理機制緊密協同,使得社會治理共同體得以持續深化發展,並得到制度有效確認。從曆史選擇和當前複雜的治理實踐來看,在我國,黨建引領無疑是有效應對這些挑戰的戰略路徑。

党建引领为当代中国社会公共性的有序形成提供了制度保障和“安全阀”机制。现代社会公共性的形成往往与公共物品配置密切关联,只有当公众参与治理的活动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公共物品配置状况时,他们对公共生活的感受度才会不断提升,公众成为治理共同体成员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才能得到保证。近年来,我国一直探索党建引领社区自治、共治的制度安排,吸纳社区居民和利益相关方参与到区域公共資源配置的共治与协商活动中去,有效推动了城市社会公共性的形成。另一方面,各级党组织在引领自治和共治的过程中,又充分发挥了议题设置、程序把关等作用,这相当于为公共性形成的过程添加了“安全阀”,确保了公众参与的有序性。

黨建引領爲公共問題治理中的民主協商與共識形成提供了重要支持。社會治理共同體能否形成,取決于公衆在參與公共事務治理時能否形成共識進而對治理活動高度認同。黨建引領可以爲此提供可靠支持:一方面,黨建的組織網絡爲不同主體表達利益訴求並相互交換意見提供了組織載體,這種制度化的交流與互動爲共識形成提供了必要基礎;另一方面,黨建工作蘊含的政治引領、價值引領機制,爲公衆參與中正能量的形成提供了重要支撐,從而確保共識在積極與正向的維度形成。此外,近年來各地還不斷深化探索黨建引領民主協商的新機制,比如:蘊黨建引領于專業化的服務與支持中,推動公衆在物業管理、業委會自治等領域更有效達成共識。這些做法都爲社會治理共同體的構建提供了重要的價值與觀念支持。

黨建引領爲中國特色的政社良性互動提供了制度基礎。和諧有序的政社互動是當前構建社會治理共同體的重要內容,黨建引領可以在更爲開放的黨組織網絡中有效兼容兩種不同取向的治理主體,並促成兩者間的分工協同,因而成爲社會治理共同體有效運行的重要保障。

立足于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未來社會發展態勢,以黨建引領爲主軸構建社會治理共同體,還需要進一步探索黨建在互聯網等傳統治理盲區引領多方治理共識的新型工作方法,不斷提升黨建機制在社會公共領域凝聚人心、彙聚力量的工作效能,從而爲當代中國社會有序發展提供核心支持。


來源:文彙報20191124

作者:上海社會科學院生態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


文字:|圖片:|編輯:

最新

熱門

返回原圖
/